还好没卖,不然营收一半就没了!华为经营“手机”血泪史

发布时间:2022-03-17

曾有人开玩笑说,当初华为只做通信设备的时候,人们认为华为就是个设备供应商,等到华为做手机时,大众又以为华为只是做手机的。(本文摘自《除了赢,我无路可退》一书,以下为摘文。)

由此可见,现在的华为手机是多么出名。

刚刚过去的2017,华为智慧手机全年发货1.53亿支,全球占有率稳居前三,并推出了首款加载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机Mate 10。而且,华为手机的全球品牌知名度提升至86%,海外消费者对华为品牌考虑度比去年同期成长百分之百。

在华为,手机终端业务的营业收入已经达到39.3%,比去年同期成长31.9%,而起家的营运商业务收入仅仅成长了2.5%。2018年,华为手机的发货量预计达到二亿支!然而,如今大名鼎鼎、畅销海内外的华为手机,当初不过是无心插柳的项目,十年前还差点儿被卖掉。华为手机的成功是运气的产物,同时能看出华为哪些因素导致了这个专案从边缘产品变成主打产品之一。

其实华为做手机,最早起源于一项失败的产品。1998年春节前,华为生产部发了一个信息:华为出品的高档无线电话机,买回家孝顺父母,最后三天,优惠大清仓!一些员工兴冲冲地买了拿回老家,结果大失面子:这款“高档”无线电话机基本上就是件废物,根本用不了。更惨的是,很多无线电话机作为礼品送给了客户,故障连连,华为声誉大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任正非因此对终端产品退避三舍,几年后,当他听到研发手机的提议时,竟“啪”地拍桌子,说:“华为不做手机这个事已早有定论,谁又在胡说八道!谁再胡说,谁撤职!”

偏偏就在1998年,大陆政府出面了,《关于加快行动通信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手机生产必须获得牌照许可,还规定在华外资企业生产的手机必须要有60%销往海外市场。

这很明显是对中国企业的保护,给国产手机围起了一块试验田。科健、波导、熊猫、夏新、迪比特、TCL、中兴、南方高科取得牌照,迅速崛起,一举改变了国外手机占据90%中国市场的局面。其中,科健和波导的表现尤为突出。洋品牌不得不与国产手机商合作,到2003年,国产手机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额已经达到50%,占据了半壁江山。

图/仅为情境配图。取自pexels

前面述及的中兴和UT斯达康通过做小灵通,大赚特赚,疯狂揽金。但这“半壁江山”背后有个很大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国产手机品牌虽多,市场销售额也不低,可是基本上都是代工厂自家产品。

然而政府的保护期不会是永远的。2004年,“牌照制”改为“核准制”,政策红利消失,国产手机开始第一波死亡。

科健起步最早,跌得也最早。联想、波导、夏新纷纷亏损。TCL试图争口气,自主研发手机,却举步维艰——供应链都掌握在外资厂商手里,窘迫的TCL连做手机外壳的塑胶厂都找不到。

这五年时间,任正非和华为在做什么?

答案是,任正非正处于焦灼中。要围堵李一男的港湾,要跟思科对簿公堂,还要治疗自己的抑郁症和癌症,终于,任正非下定决心也发展小灵通业务,遏制中兴的势头。华为一出手,中兴和UT斯达康便扛不住了,小灵通开始走向没落。

机缘巧合的是,华为因为在GSM获得巨大成功,顺势开始了3G的研发,问题是,只有3G,没有手机,照样卖不出去。后来任正非满怀辛酸,感慨地说:“回顾我们走过的历程,其实是很悲壮的。最初华为做终端的原因,是因为当年我们的3G网络设备卖不出去,没有终端。自己做终端,我们什么都不懂,首台终端有多大?整整装满一辆丰田Coaster巴士,于是我们买来十多辆巴士围著上海转圈,目的是说明网络测试过关。3G做出来后,首先出口到阿联酋,但是没有终端就无法销售,我们向日本其他厂家购买,没有厂家愿意卖我们一台终端,它们已被其他营运商包销了,我们才被迫开始自己做。”

这时候,欧洲的英、法、德主要营运商急切需要大量3G手机来发展业务。华为正在“大航海”,忙著想方设法闯进欧洲营运商业务圈,为他们量身订做3G手机便是绝好的切入点。

2002年底,任正非大手一挥,决定拿出十亿人民币来做手机。这十亿元,大概是当时寒冬中的华为一年的利润。这也正是任正非的个性:一旦决定做某件事,就倾尽全力,绝不三心二意,也不给自己预留退路。

2003年,华为设立了手机部门。第二年,华为就在坎城的国际行动通讯大会上秀出了自己的首款3G手机。所以华为的3G手机其实出道非常早,只是大多是欧洲和中国营运商的订制版本,很多不带华为的标志,所以大部分人不知道。

这时候,大陆国产手机市场早就已经开始了第二季。天语、金立、中兴、长虹、宇龙通信取代了之前的科健、波导、TCL等品牌手机,成为新的潮流领导者。

2007年,贾伯斯领导的苹果手机横空出世,重新定义了手机,也打破了原先的手机市场格局,以火箭蹿起的速度成为世界第一。十年间, iPhone系列总计卖出12亿支,创收7380亿美元!时代变迁,什么都没有做错的诺基亚手机、摩托罗拉手机,几年之内就迅速“消亡”了,智慧型手机消灭功能机的趋势愈来愈明显。而大陆国内,“中华酷联”还抱著营运商订制机的大腿,直到2011年。

营运商采购的数量虽然大,动不动就是几十万支甚至上百万支,但招架不住营运商严重压价,华为高层甚至抱怨给营运商做订制机的利润还不如存银行的利息。压价下做出的订制机在品质和功能上自然不会太好,消费者的不满却落在了手机商身上。订制机做多少年,低阶手机的名号华为就得背多少年。

2008年,任正非甚至起了念头,打算卖掉手机公司49%的股份。华为企业发展部找了全球的大牌基金来谈,谁也没想到,9月14日,雷曼兄弟突告破产,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开始了。买方的出价一下子降了许多,还附加了一堆条件,任正非一气之下不卖了。

当时大家还慨叹:“如果进度再早一个月,这个事情就成了。”可是祸福相依,幸亏华为手机没有被卖出,否则现在华为整体营收的近一半就没了。

首图/取自